Chainsmoker汉尼插

他是朝生暮死的个体,肩负错谬和缺憾,在时间中有始有终.
fannibal|痴迷Fassy|尬画|决定入坑到死不出

世上无难事,只要我不动

《汉尼拔与他的哲学》节选翻译——碳结构的精密组成

我们切了红葱头,猪皮,和小土豆配了鲱鱼,还准备了白兰地。
“当文艺复兴时期的启蒙者论述了食人,”莱克特博士说:“他们洞察到文明开化与兽性之间有一 道门槛。从而也将献祭与为了汲取碳水而食肉分别开来。一旦你开始区别两者,你会发现它是无止 境的,看亚里士多德就会发现。”
我将省去我们争论亚里士多德为了描述现实而提出的太多分类的部分。只说莱克特博士在争论中占 据上风就足够。
搅合完亚里士多德这摊,莱克特博士开始解释文艺复兴时期思想家对“宗教仪式性食人”与“单纯 地把人类当成晚餐一道菜”的区分。
圣餐祭祀式的斩首,或者有人会说拟神性地摄入牺牲的受害者,是一码事;裹着面包屑把谁的大脑 烹饪成奶油卷,是另一码事。只有在献给上帝时东西才有价值。如果不是,那么就算不上祭品。主 菜的食材,你在商店里买的东西————面粉,黄油,水田芥...————没什么比其本身更大的 价值。不论这位最具价值的厨师在最近的食品储藏室里发现了什么,他都可以创造出令人愉快的体 验。
一个被当作晚餐食用的人和一只鸡或者蚕豆相当。配着蚕豆呈上的人肉并不比盘子里的蚕豆更有价 值。但至少,在献祭中牺牲,保持了这份善意礼物的尊严。被切成小片地呈在莱克特博士的餐桌上, 配着油炸面包丁,好吧...
你听到那声响了吗?像是一个巨型的,被激怒的蜜蜂在你耳边嗡嗡作响,无规律的噪音让你快疯了 吧?那声音是哲学的解剖锯发出的。“我们除了被精细构成的碳基东西别无他物”,医生的语气显 示了这句话对他无足轻重。
当然无足轻重。他写过,“我们是碳的精细组成,克拉丽丝。你,煎锅,长眠在地下的父亲,都冰 冷的和煎锅没什么差。”(Harris,Hannibal,p.31)
他意在我们不过如此。看现在我们是活着的,是人类,但那都只是暂时的,无论如何都没什么特别 的。遗传学角度来说,我们的身体几乎和植物,和动物没什么区别。人类对世界的贡献也没比杂草 的贡献有用多少。洞察这种耻辱事实的能力是莱克特博士展望的根本。这是使他能够毫无顾虑地食 人的能力,和我们能往牛肉和洋蓟下嘴同理。
红龙知道。“莱克特最能明白鲜血与呼吸只是...燃料,”他对这一点深信不疑(Harris, Dragon,p.89)
哲学家们称它为“去人类本位主义”;观点为,人类这一物种不是——也永远不会是——中心的, 在地球上最不可少的物种。
这个观点赢得了很大声望,但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从最后这个观点来看所有人类所求都变成了悲 哀的,麻木的,使人无能为力的干电池,人类都像是骇客帝国里的那样。技术层面上来讲还活着, 但对于世界来说与冰冷的耗材和工具没有区别。在莱克特博士的厨房里,准确来讲我们相当于和角 落里的黄瓜堆在了一起。被当作食材而是一种不可怕的,无意义的死亡:为了谁的炒锅吃胖的人生 是无意义的。对很多人而言,无意义的死亡和奴役比死亡本身更值得。
“人们因为你证明了尊严一文不值所以恨你。”
“无证自白。所有人都知道的。他们只装作不知道。”
哲学之锯反射着锋利的明亮的寒光。莱克特博士令人胆寒,因为我们向往的他身上的品质和代表着 世上最阴暗的脸可以是任何一个人的。我和他坐在一起时,思考,品尝斯堪的纳维亚的鲑鱼鱼子, 我意识到最坏的事在任何地方发生。我们皆为食人者并暴露在其他食人者的仁慈下苟延残喘。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6298187

全视频移步链接,歌词有中字翻译

为了欣赏炮总的踩点练习,这首rich配合炮儿很带感

12345